择责提示您:看后求收藏(顶点小说网www.sweetwaterlabs.net),接着再看更方便。

连着唤了两三声,皆未收到回应。我稍稍松了口气,视线却不曾从玉佩上移开。得尽早将这块烫手山芋扔了才是。

让下人拿去典当了换些银两,这样最妥帖不过。我攥着玉佩,迈出了房门。

紧闭的门甫一推开,下人纷纷停下手头的活儿,三步并做两步来到我身边,一个个神情紧绷,活怕我磕着碰着。

也不怪他们这般谨小慎微。前些日子我爹娘终于打探到了退隐多年的神医的下落。三顾茅庐重金许诺地把人给请出了山。哪成想,就是神医来了也束手无策,为我号脉时连连摇头,当场就退了诊金。

所有人都知道,沈家二公子活不长了……

握着玉佩的手紧了又松,一向配合着爹娘用名贵药材吊着半条命的我心中生出了一个离经叛道的念头。

我抬手屏退了下人,青色的玉佩被我稳稳当当地挂在腰间,随着我前行的动作幅度轻晃。

现下阳光正好,照在人身上暖洋洋的。我沿着石子铺就的小路,往亭子所在的方位走。

亭子正中的石桌上摆着一副榧木制的棋盘,棋盘上双色棋子仿若星辰般交错散步。是我上回留下的残局。

只消一眼,便能看出白子稳稳占据上风。

修长的手指拈起棋子,静止的棋局恢复流动。因着我此回对黑子的偏爱,一片颓势的黑子开始挥戈反击,白子不敌,节节败退。

就在这场棋局即将在白子的溃败中迎来终结之时,忽地起了一阵妖风,整个棋盘重重砸落,棋子噼里啪啦地落了一地。

我的双眼警惕性地眯起。不像是风,倒像是……

我嘴唇翕动,刚想说些什么就被慌慌张张跑来的丫鬟打断了。

她满头是汗,嘴里支支吾吾地说着:“潇潇、潇潇她……”

我递给她一张手帕,问她:“潇潇怎么了?”声音不疾不徐,带着安抚的意味。

“潇潇她一头撞死在了树上,”她没去擦拭快要流进眼里的汗珠,不停地用手绞着帕子,“上一瞬我见她还好好儿地,不知怎的就、就……”

我沉默片刻,叹了口气,吩咐道:“寻个向阳的地儿,埋了吧。”

丫鬟小心翼翼地观察着我的脸色,见我没有怪罪她的意思,忙送不迭地点头离开。

明明是艳阳高照的晴天,我却无端感受到一股寒意。

我顺着来时的路往回走,一道高大的身影毫无预兆地出现在

更多内容加载中...请稍候...

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若您看到此段落,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畅读模式、小说模式,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请尝试点击右上角↗️或右下角↘️的菜单,退出阅读模式即可,谢谢!

高辣小说推荐阅读 More+
可悲的天才

可悲的天才

没有犄角的鹿
原本很有名气的小说家被妻子背叛,变得落魄,直到之前帮助过的崀找到了她,并请求她跟自己一起进行一项实验。进行了实验后的萧浣变得与以往不同了;而那个背叛自己的nv人再次出现,面对昔日的ai人萧浣又会做出什么样的选择……
高辣 连载 1万字
炼长生h(gl)

炼长生h(gl)

蟹黄汤包
作为一个天地间特殊而又脆弱的存在,元星留无疑是各方阵营奇人义士所争抢的。偏偏好死不死和血杀楼的性慾狂师姐妹扯上了关系。然而随着事情的发展,努力在战争中做出正面贡献的元星留渐渐和各方人士有了联系,似乎将要脱离性慾狂师姐妹的掌控,可是她没想到的是,无论是师姐妹,还是血杀楼,足智多谋的军师,都是“那个门派”的弟子这一切,都是“那个门派”在背后掌控。(全文存稿中,np情慾18禁,正式开始更新后保证更新频率
高辣 连载 1万字
师弟变鬼后馋我身子却不允许我爱他

师弟变鬼后馋我身子却不允许我爱他

我想吃烤肉
高辣 连载 9万字
饲妖

饲妖

让让我
高辣 连载 1万字
阴差阳错(家奴文BDSM)

阴差阳错(家奴文BDSM)

阿司匹林
高辣 连载 4万字
疫情封城家庭之夜

疫情封城家庭之夜

林星兰
【男男、男女、全家乱伦、2020年疫情】本文包含男男性爱情节,不喜勿入。同性恋情节与异性恋情节,大约篇幅各 半的样子…… 这是一个全家乱伦的故事,除了基本的父女、母子、姐弟的配置之外,还包 含了兄弟、父子与母女,组合更加完备。 故事中的省份与城市都是虚构的,肯定不是湖北省,对于一些时间地点细节 刻意做了混淆。 故事发生的时间大约设定在2020年的3月5日- 15日之间,那也是全国疫情渐 渐呈现出曙
高辣 连载 1万字